游戏茶苑官网

我和共和国一起成长

作者:蓝诗传 来源:
时间:2019-09-16

  我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第三年,即1951年。六十八年来,我见证了人民共和国由弱到强,由贫穷落后到富裕强盛的发展过程。如今,我已经接近古稀之年,六十八年的生活历程,使我深深地体会到:民生系于国运,只有国家强大了,人民才可能安居乐业,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,反之则是一句空话。 

  我的家乡在广东省始兴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,它的名字叫做桃源村,但并不象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那样: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;黄发垂髫,怡然自乐。”而是与国家和民族同呼吸共命运。听老一辈的人讲过,解放以前,桃源村人口不多,居住分散,一共有四个自然村,人口最多的村子有一百多人,少的只有三四十人。解放以前,这里兵荒马乱,匪患横行,村子曾经两次遭到土匪劫掠。有一回,我父亲在离村子五六里远的地方耙田,被两名土匪劫持,绑在深山的树林里,过了大半夜,后来村里人打着火把边走边喊终于把他找到了,他才躲过这生死一劫。后来村里驻扎了解放军游击队,形势才稍稍稳定下来。可是游击队一走,国民党又卷土重来,抓兵拉夫,放火烧屋。我的亲叔叔也被抓去当兵了。 

  194910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,中国共产党从国民党手里接过了“一穷二白”的旧中国。同年冬天,始兴全境解放。那时候中国共产党刚刚取得政权,在治理国家方面也是摸着石头过河,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。我出生的那年,正赶上家乡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,斗土豪分田地,实现了耕者有其田,国家从动乱开始走向稳定,人民生活也逐渐安定下来。可是国家一穷二百,百废待兴,人民生活仍然十分艰苦。因此,我的童年与现在孩子们的童年相比,有着天壤之别。听母亲说,我两三岁的时候,母亲下地干活,就把我关在一间空屋子里,我常常一哭就是半天。 

    土地改革以后,农村先后经历了互助组、合作社(初级社和高级社)、人民公社等等几个阶段,一步一步向集体化道路前进。 

  建国初期,国家虽然极度困难,但却十分重视发展教育 ,扫除文盲,提高群众的文化水平。我的家乡桃源村虽然地处偏僻,人口不多,也于1956年办起了有史以来第一间公立学校___桃源小学。1958年,我不满七周岁,父母就把我送到家乡学校念书,接受启蒙教育,享受新中国教育的首批成果。 

  1958年,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大一统的生产模式,全县分成若干个公社,公社以下设生产大队,生产大队以下设生产小队,所有生产资料归公管理,以小队为单位统一安排生产,各村大办食堂,所有人在公共食堂吃饭。记得我刚入学那年,即1958年,公共食堂吃大锅饭,真正用大锅煮饭,所有人不限量,任意吃,而且到别村的食堂也可以同样吃,走到哪里吃到那里,每餐几十人在一起吃饭,非常热闹,我和小伙伴们开心极了。可是好景不长,不到半年时间,就把积存的粮食全吃光了。于是,开始实行“按人定等,按等定量”,即按劳力情况和年龄把人分成四个等次,再按等次分配口粮,用陶钵在食堂蒸饭,每人一钵。强劳力为一等,每餐三両米,半劳力为二等,每餐二両半米,学生与老人为三等,每餐二両米,八岁以下小孩为四等,每餐一両半米。放在今天也许吃不完呢,可是那时候,数月不知肉味,菜里不见油星,这点粮食还不够垫肚角呢。 

  那时候,由于政策上的失误,加上自然灾害频发,还有前苏联背信弃义,撤走所有援华专家,使我国经济遭受重大损失,人民生活处于极度困难之中。记得那时父母亲怕饿坏我们兄妹,每餐都把自己那份米饭分给我们吃,自已则弄点野菜米糠充饥,后来得了水肿病,差点送掉性命。 

  1964年,我考入全县唯一的重点中学--始兴中学,正当我在知识的海洋中奋力遨游的时候,又碰上了史无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,学校停课,老师挨斗,国家动荡不安,生产几乎停滞。高考也取消了,农村学生回乡生产,城市青年“上山下乡”劳动。整整十年时间,耽误了一代人的青春。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,这些波折也锻炼了我们这一代人,使我们不忘初心,承前启后,努力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。 

  1968年,我初中毕业,没有升学机会,回到家乡当了一名民办教师。一干就是十年。1976年,文化革命结束,国家开始拨乱反正,各行各业逐步走上正常轨道。1977年恢复高考,多少老三届高初中毕业生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,后来成为共和国的中坚力量。我虽然在19771978两年的高考中因为“极左”遗风而未备录取,但我并没有放弃,始终坚持学习,终于在1979年全县民办教师转正考试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转为公办教师,迎来了我人生的转折点,奠定了我毕生投身教育事业的基础。试想,如果没有国家的安定和法治!,我个人即使有再大的本事,也只能听从命运的摆布。 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,国家经济迅速好转,各种制度也逐步健全。九十年代以后,无论经济建设或者是社会进步,都可以说是飞速发展,人民生活水平也有了极大的提高。在这样的大好环境里,我个人的工作热情也极大地喷发出来,工作得心应手。我从一个民办教师逐渐成长为中小学校长,教育行政干部,我的每一点成绩和进步,都得到了上级的肯定和鼓励,给了我许许多多的荣誉。工资待遇也有了极大的提高,从最初当民办教师时的每月十几元到后来的每月五六千元,翻了不知多少倍。我们全家也从桃源山村搬到了县城居住,在县城自建了房子,还买了商品房。这是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的啊! 

  现在,我虽然退休好几年了,不但衣食无忧,而且讲究吃好住好玩好,追求高质量的生活。现在是生活安定儿孙绕膝。平时除了含贻弄孙之外,若有时间,则和朋友喝喝茶,聊聊天,写写文章,玩玩诗词歌赋,或者邀上几个亲朋好友,开着自己的小汽车出外兜风赏景游山玩水。每年还要出几趟远门,去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,去感受国外的异域风光和历史文化。这完全是改革开放国家强盛带给我们老百姓的幸福,印证了“国泰民安”这个成语。 

  我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当中最平凡最普通的一员,既没有阳春白雪、高山流水的风雅,也没有铁马金戈、银瓶乍破的壮烈,但我人生的每一个音符和节奏,无一不刻上时代的烙印,跳动着时代的脉搏,记录着国运的兴衰。几十年的摸爬滚打,几十年的阅历沧桑,使我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:有国才有家,国好才能家好,个人的命运与国家命运一脉相承不可分割。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后,我们的综合国力和民族声誉日益增强,每一次从国外旅游回来,我都会由衷地增添一份民族的自豪感。以前常听人说,外国的月亮此中国的圆。现在出去看看国外,比比咱们,我觉得:无论是在城乡建设或是人民生活方面,咱们中国一点也不比外国差。而且在好多方面,我们比许多国家好得多。我们走到许多地方都会感受到该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热情友好的态度,那种大国子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月亮,还是祖国的圆! 

  现在,我虽然已经年近古稀,但是,共和国正当年轻,就象早晨八九点中的太阳,正在冉冉升起。回顾几十年的发展历程,我完全有理由相信: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,有十三亿人的同心同德努力奋斗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能够实现。